推荐资讯

她早已经用双手捂住皮皮的耳朵,有些话她非常不想要孩子听到

发布时间:2018-07-04 17:37 浏览:
 
    “那今天爸爸就陪着皮皮去医院好不好。”
 
    皮皮搂着明泽楷的脖颈,小小的他靠在爸爸的肩上,“别一会儿就离开就好。”
 
    明泽楷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五味杂陈,从来不知道他的忙碌让自己的儿子对他这么失望,仲立夏一定也是吧,每次很晚回来的时候,她都是睡在沙发上等他,那么他不回来的时候呢,是不是她就在沙发上等他一整夜。
 
    这段时间他忽略太多她的感受,她有想对他发脾气的时候,他都没给她时间唠叨和诉说,总以为只要睡一觉什么都能解决。
 
    仲立夏端着粥从厨房出来,温度刚好,皮皮只吃了一口就摇头,他还是有点儿不舒服,根本没胃口。
 
    仲立夏只能哄着他,“皮皮乖,多吃点儿身体才能棒棒的,生病才能早点好。”
 
    皮皮没精打采的靠在爸爸的肩膀上看着妈妈,“妈妈你也吃一口。”
 
    仲立夏吃了一口又去喂皮皮,就这样,他们娘俩一人一口很快吃完了一小碗米粥。
 
    皮皮和仲立夏说,“妈妈,爸爸说陪我去医院。”
 
    仲立夏对皮皮温柔的笑着,“好啊,那我们皮皮开心吗?”
 
    皮皮开心的点头,“开心。”之后还趴在妈妈的耳边偷偷的说,“爸爸说,这次不会再很快跑掉噢。”
 
    仲立夏揉揉皮皮的小脸,“好啊,你开心就好。”
 
    皮皮在明泽楷的怀里咯咯咯的笑着,两个大人的笑容里却都夹杂着难言的苦涩。
 
    仲立夏开车,明泽楷抱着皮皮坐在后面,车里,一家人很好的气氛,却不再是之前的气氛。
 
    医院里就是这样,做什么都排队,医生问皮皮哪里不舒服的时候,他说腿也有点儿疼,这件事情之前皮皮都没有告诉仲立夏。
 
    医生初步诊断是病毒性感冒引起的,让去拍个片子确定一下,仲立夏问皮皮,“昨天怎么没告诉妈妈,你的腿也疼。”
 
    皮皮趴在爸爸身上,小声的说,“皮皮怕太担心,昨天还看到妈妈因为担心皮皮偷偷哭了。”
 
    仲立夏还是严厉的说了皮皮,“以后无论哪里不舒服都要第一时间告诉妈妈,听到没有。”
 
    明泽楷护着皮皮,皮皮一直都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他昨天不说一定是怕仲立夏太心疼,“你别怪皮皮了,他肯定也是怕你太担心。”
 
    仲立夏本来就一肚子的气,明泽楷这么一说,她心里的火气就憋不住,“那我该怪你吗?是不是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带着皮皮出去瞎转,皮皮就不会生病啊?”
 
    医院里人来人往,遇到这种情绪不稳定的也是习以为常,都各自忙碌着。
 
    明泽楷回头看着生气的仲立夏,他明白她生气的原因,他也感觉到刚才皮皮害怕的往他怀里一缩,在孩子面前,真的不是发脾气的时候。
 
    “有什么事你回家冲我来,别吓着孩子。”
 
    仲立夏嗤笑,这个时候他也知道关心在乎孩子了,早干什么去了。
 
    b超室的门口,好多人在排队,要说有的时候,老天爷总会安排你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你最不想见到的人。
 
    那个女人拿着病历本走到他们一家三口旁边,笑的促狭得意,“明泽楷,我让你陪我来做产检你说没时间,原来是空出时间陪着老婆孩子来看病啊。”
 
    仲立夏一眼就认出这个女人,她早已经用双手捂住皮皮的耳朵,有些话她非常不想要孩子听到。
 
    仲立夏从明泽楷怀里如同抢一样的抱走皮皮,她一点儿都不想闹出这样的笑话,她抱着皮皮到另一个检查室排队。
 
    明的恨不得杀了她。
 
    女人笑的小人得志,涂着红色指甲的手轻拍在明泽楷的肩上,“放心,我们之间的那点儿私事,我老公还不知道。”
 
    说完,女人如斗胜的母鸡,傲娇的离开。
 
    刚才还有有人听到他们之间看似小心翼翼鬼鬼祟祟的谈话,纷纷对明泽楷这样外表华丽,实则让人恶心的混蛋男人嗤之以鼻。
 
    明泽楷重新找到仲立夏和皮皮的时候,想要帮仲立夏抱着皮皮,仲立夏拒绝了。
 
    皮皮也是不开心的看着明泽楷,“爸爸,我不喜欢刚才那个阿姨,你以后不要和她见面。”
 
    明泽楷不知道皮皮是不是能听懂或者看懂什么,对皮皮笑着,“好,爸爸答应你。”
 
    皮皮还生气了,“你别只说不做。”
 
    以前要是这个时候,明泽楷一定伸出手和皮皮打勾勾,现在他却没有发誓约定的把握,和那个女人目前为止,还是不可能永远都不见面的,毕竟事情还没解决。
 
    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至今都一点儿都想不出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