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仲立夏又想了想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情有问题明泽楷没必要欺骗她

发布时间:2018-07-04 17:38 浏览:
各项检查结束,皮皮办了住院,护士来帮皮皮输上液,小家伙还是那个习惯,刚输液没五分钟就开始犯困,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明泽楷支支吾吾想要和仲立夏解释一下刚才的那件事情,最后还是仲立夏先问的他,“孩子是你的啊?”
 
    要是真的连孩子都是他明泽楷的,那她仲立夏真的还是太不了解他明泽楷了,竟然背着她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
 
    明泽楷赶紧的解除这个误会,摇头,“不是,这个我可以非常肯定,她有老公的。”
 
    仲立夏还真是哭笑不得啊,人家有老公,不禁揶揄他,“那你和她算什么啊?人家老公怎么没来打死你啊,她还怀着孕呢。”
 
    明泽楷你很是天胆啊,这么多年她怎么都没看出来啊。
 
    明泽楷解释,“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怀孕。”
 
    仲立夏对他都无语了,这不是重点好吗?“你总知道她已婚,有老公吧?你要找好歹找个黄花大闺女啊。”
 
    “我……”被仲立夏这么一讽刺,他自己也是哭笑不得,他要是清醒到能自己选择,他当然会,当然会保持淡定,回家找自己老婆。
 
    可重点是,他不清醒,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就……那啥的。
 
    “她老公是谁啊?”仲立夏真都有点儿好奇了,自己老婆被别人睡了,竟然还毫不知情。
 
    明泽楷随口告诉仲立夏,“混黑道的。”
 
    仲立夏试探的问,“是老大?”
 
    明泽楷点头。
 
    仲立夏现在都提她家蠢到家的老公捏一把汗,“黑道老大的女人你也敢睡,明泽楷,我真是服你了,多么庆幸你现在还是四肢健全。”
 
    明泽楷看着说的头头是道的仲立夏,“你这算是在幸灾乐祸吗?”
 
    仲立夏点头,“是的,我很期待看到她老公找到你之后的局面,算是替我出一口恶气。”
 
    明泽楷无奈的叹气,他觉得自从出了这件事情之后,他比窦娥还冤。
 
    仲立夏问他,“怎么?你这是怕了?”
 
    明泽楷挺直腰板,“我有什么怕的。”
 
    真是不要face,“你睡了人家的女人还敢这么正气凌然,那哪里来的勇气啊。”
 
    有些话不说出来他憋在心里也难受,“问题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睡她,我那天晚上喝多了,我什么都不记得,天一亮她就一身清凉的睡在我身边,我……”
 
    没关系,他说不下去的她帮他说,“你也一身清凉对不对?”
 
    不想承认但也的确是事实,明泽楷僵硬的点点头,“对。”
 
    仲立夏对他真的开始有失望了,“都那样了,你还有脸说什么都没做,你应该是清白的,你以为骗小孩呢。”
 
    就知道说出来她也不会相信,“反正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破罐子破摔,爱咋地咋地。
 
    仲立夏看着烦恼的他,心里还是有些相信他的,或许他就真的是醉到不省人事,当时的意识全无,什么都不记得了。
 
    “好吧,就当你和她是他酒后乱,性,情难自禁吧,这种感觉我了解的,你在这种事情上又不是没趁人之危过,当时我也喝醉了,我把你当亲闺蜜,你不还是把我睡了,一睡毁所有,我和你就从此奔上了爱恨情仇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怎么还扯到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了,明泽楷强调,“那一次真的是你主动的,我在被动的情况下,不得不从。”
 
    仲立夏皮笑肉不笑的干笑着,“是,可我也真的是不记得了。”
 
    就是这样,不记得不表示什么都没发生,如果什么都没发生就必要有牵扯。
 
    明泽楷沉默不语,自知理亏。
 
    皮皮一袋药输完,护士过来换另一袋,护士走后,明泽楷继续他的沉默,仲立夏越想也是越觉得不对。
 
    一般情况下,明泽楷在喝醉的时候都是连站都站不稳,那么他是如何在强迫的情况下睡了一个已经怀孕的女人的?
 
    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个女人怀孕几个月了?”仲立夏突然莫名其妙的问。
 
    明泽楷看仲立夏一眼,“我怎么知道,我前几天才知道她其实是个孕妇的。”
 
    仲立夏仔细回忆了一下那个女人的体态,还没显怀,应该月份不大。
 
    “那晚是你们越好的,还是你强上的她?”仲立夏现在是恨不得了解那晚的全部过程。
 
    明泽楷抬眸看着仲立夏,他想说不知道,但又怕惹怒她,“反正她现在想告我强,,奸。”
 
    呵呵,仲立夏不禁冷笑,“明泽楷,看来你摊上大事了,我可是听说犯那种罪的犯人,在监狱里收到的是十八层地狱的折磨。”
 
    明泽楷无语,“我又不是吓大的,再说我有可能真的什么都没做,是她污蔑我的。”
 
    “她一个女人,为什么要那么做啊?”
 
    “我不知道。”
 
    又是不知道。
 
    仲立夏又想了想,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情有问题,明泽楷没必要欺骗她,都已经承认这件事情了,他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没有再说谎的必要。
 
    她佯装很认真的问,“喂,你说她老公长的帅不帅?如果还行的,将就着我也去她老公给……”
 
    “仲立夏!”真是什么话都能从她嘴里说出来,这种事情能开玩笑吗。
 
    他这还生气了,仲立夏对有错在先的明泽楷翻了个白眼。
 
    明泽楷心里不放心,就说,“黑道老大能长什么样,电视上你没看过啊,都是大光头,啤酒肚,带着浮夸的金项链,反正完全没有任何气质。”
 
    仲立夏和他唱反调,“要气质干什么啊,有气场就行啊,那一出场,都是一群小弟跟在后面伺候着,多威风……”
 
    “仲立夏……”她还没完没了的。
 
    仲立夏看他脸色难看也不在乎,继续说她自己想象出来的,“你说她老公要是真的很不帅,那一定是她看上你长得帅了呗,说实话,是不是她暗示过你很多次,你都不从了人家啊?”
 
    明泽楷仔细想想,其实也真是那样,但他真的没在意,他从来都没想过那种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他对自家媳妇那真是,从一而终,不禁第一次给了她,连人生的最后一次,他都誓要给她,怎么现在中间就出小插曲了呢。
 
    “应该是吧。”他也不太确定,那算不算对他的暗示。
 
    仲立夏打了个响指,就像是作为一名侦探终于破案了一样,“这就对了,一定是她看上了你比她老公帅的这副皮囊,你说,她要是真想告你,她不早去了,她在等什么呢,当然是等着你再次败在她的石榴裙下喽,依我看啊,明泽楷你完了,幸亏她现在有孕在身,不然你一定逃不出她的威胁……”
 
    “仲立夏,你这算是在幸灾乐祸吗?”明泽楷气急败坏的说她,她这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听起来,仔细分析一下的话,也是有理有据。
 
    仲立夏认真的点头,“有一半是,但另一半还是在和你认真谈论这件事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