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他是不敢和这个女人斗嘴了他可是见过这手表的出针速度一出乎肉眼

发布时间:2018-11-01 17:25 浏览:
“这个问题……”苏锐没想到小白竟然会冷不丁的说出这句话!自己不抓她了,她倒反过来请求自己的帮助?这算是哪门子事啊。
 
    “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苏锐正色说道。
 
    这剧情翻转的也太超出他的想象了。
 
    “因为东西太重了,我拎不动。”小白的话让苏锐差点呛了一口水。
 
    “我就那么值得你信任吗?”苏锐问道:“这让我有些难以置信。”
 
    小白直言:“你长着一张让人看上去就想相信的脸。”
 
    苏锐无奈的说道:“你这个样子并不能说服我。”
 
    “那就这样吧。”小白说道:“我保证,只要这两件东西能够离开鹦鹉螺号,那么就一定会出现在华夏的国家博物院里面。”
 
    通过一个人的眼神就能看到对方的内心,苏锐知道,这个时候的小白绝对不是说谎。
 
    好一个女飞贼。
 
    “我同意。”
 
    苏锐简单的一句话,就宣告这次鹦鹉螺号史上最大劫案将要彻底的走向高-潮。
 
    “好的,那谢谢你了哦。”小白说着,转身游开了。
 
    望着对方离开的身影,苏锐觉得有点难以理解,自己要冒着奇大的危险这样帮忙,难道就换来对方就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谢谢吗?
 
    就在苏锐发愣的时候,小白已经游到了岸边,然后对苏锐挥了挥手,喊道:“再联系。”
 
    苏锐哭笑不得,之前困扰整艘船的失窃案居然就这么解决了。
 
    事情解决的有些太轻松,让苏锐都觉得难以置信了。
 
    小白回到房间里面,刚洗完澡,正穿着浴袍呢,就响起了敲门声。
 
    她透过猫眼看了看,是苏锐在外面,于是打开了门,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我能不能进来说话。”苏锐说道,他已经嗅到了对方身上透发出来的淡淡香气。
 
    “好。”小白侧身让开:“你还是第一个进入我房间的男人。”
 
    “我是不是该认为自己很荣幸?”苏锐看着小白那并不算惊艳的脸:“告诉我,如果我不答应帮你的话,你准备怎么办?”
 
    小白无所谓的坐在床上:“那就让这两件华夏国宝落到东洋人手里好了。”
 
    苏锐想要套出小白的底牌,可是对方这么一说,偏偏让他没有了半点脾气。
 
    “这个答案能让你满意吗?”
 
    “满意,我满意死了。”苏锐没好气的说道:“还有一个问题。”
 
    “你请讲。”小白靠坐在床头,雪白的长腿微微并拢着,显得异常优雅。
 
    “从一开始登船的时候,你是不是就把我给算计在内了?否则以你一个人的力量,真的没可能把龙首给安然带下船的。”苏锐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一抹精光。
 
    从上船开始,这就是他最在意的问题,他一直认为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小白,但是在记忆深处搜寻了好多遍,愣是想不起来。
 
    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谁让你主动送上门来的?”小白仍旧是一脸淡定的微笑:“有你我就能带走龙首,没你我就不带,这还不简单吗?”
 
    “我们一定在哪里见过。”苏锐依旧不甘心的说道。
 
    小白站起身来,走到苏锐的面前,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可能见过和我比较相似的人吧。”
 
 第1252章 抵达东洋!
 
    经过了半个多月的航行,鹦鹉螺号终于要抵达终点了。
 
    在这十几天里,这艘船的幕后主人可以说是赚的盆满钵满,抵得上别的势力苦苦赚十年的,就连对财富不怎么感冒的苏锐,看起来都有种眼红的冲动。
 
    这艘移动的鹦鹉螺号,才是真正的巨大财富。
 
    至于鹦鹉螺号上面的所有安保人员,此时全部都集中在舷梯旁边,一个个充满警惕的盯着游客手中的箱子。
 
    其实,这些箱子之前都被赫斯基带着人翻过一遍了,愣是找不到龙首的下落,此时继续盯着,也只能算是心理安慰了。
 
    在临下船前,苏锐去跟坎特罗斯道了个别,她今天仍旧是一身白大褂,配合上利落的短发,显得非常干练。
 
    “鹦鹉螺号要在东洋停留半个月的时间,你难道不准备上去逛一逛吗?”苏锐问道。
 
    事实上,他对这个女人有着非常严重的好奇心,他也很疑惑,为什么她对其他人从来都是不假辞色,对自己却愿意露出笑容来。
 
    “没什么好逛的,以前在东洋呆过,闭着眼睛都能摸到路。”坎特罗斯淡笑着挥手:“再见。”
 
    苏锐似乎有些不太习惯这种突如其来的告别,他张开双臂,说道:“要不,我们拥抱一下?”
 
    坎特罗斯点了点头,两人一触即分。
 
    “你是一朵玫瑰,就不要把自己给变成冷百合。”苏锐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
 
    坎特罗斯怔怔的站在了原地。
 
    事实上,她名字里的“罗斯”,用英文写出来就是“rose”,翻译过来也就是“玫瑰”的意思。所以,这名字真的没有那么的男性化。
 
    “你还是和原来一样,总是喜欢指点别人。”
 
    坎特罗斯并没有任何的不高兴,微微抿着嘴唇,走上了甲板。
 
    她看到了苏锐的背影,也看到了对方手中的箱子。
 
    “你上船的时候,可没带着那么大的箱子。”坎特罗斯的嘴角轻轻扬起,微笑道:“还让我帮忙支开德拉姆,真亏你想的出来。”
 
    事实上,苏锐能够成功的从德拉姆的办公室里面拿走龙首和名画,真的多亏了坎特罗斯的帮忙。
 
    他让罗斯假装找德拉姆谈事情,支开现场的保镖,苏锐趁机从窗户里进入,发现那两件国宝级的古董就藏在德拉姆的豪华大床下面。
 
    在这十几天里面,德拉姆不知道和多少女人在船上寻欢作乐,可是结果呢?他愣是没有发现,先前丢失的东西正静静的躲藏在床板下面!
 
    小白真的是把人心玩到了极致,她笃定德拉姆不会那么的细心,否则的话,前期的所有努力都打了水漂了!
 
    赫斯基同样没有想到这一点,他搜遍了船上的每一个角落,唯独没有想起去搜查德拉姆的办公室!
 
    他们在潜意识里都认为东西丢了,肯定被小偷拿着远走高飞了,谁又能想到,对方新的藏匿地点距离原来的地方不过是几米的距离而已!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再见了,苏锐。”
 
    深深的看了一眼苏锐的背影,坎特罗斯走下了甲板。
 
    …………
 
    德拉姆也站在舷梯口,他现在没有任何的头绪,他和手下们已经基本判定,龙首一定是被严密包装好,然后扔到了海里,那小偷一定记下了当时的坐标,准备事后进行打捞。
 
    这可真的是没法找了。
 
    因此,德拉姆的心情可不怎么好,他回去之后,一定会被大老板给打断腿的。
 
    看到苏锐,德拉姆的笑容有些僵硬:“大人,到终点了。”
 
    “回去之后,好好跟你们的头儿说明一下情况,防范的那么严密,都还能丢失,说明这次的神偷真的非同小可,我想,你们的头儿一定会理解的。”说点漂亮话,谁不会?
 
    苏锐这一番话差点没把德拉姆给感动的痛哭流涕:“大人,您实在是太好了,如果那个小偷能有你的一半好……不说这个了,那个该死的小偷,怎么能和您比呢?我诅咒他立刻下十八层地狱,用雷劈他的沙丁鱼。”
 
    用雷劈他的沙丁鱼?
 
    苏锐听了这话,不禁感觉到两条腿中间有点凉飕飕的,然后表情同样僵硬的拍了拍的德拉姆的肩膀:“如果你的头儿为难你,那就到太阳神殿来找我好了。”
 
    “大人,您真好!”德拉姆听了这话,就像是吃了个定心丸一般,整个人的心情也都好了起来。
 
    德拉姆绝对不会想到,在苏锐手中的这个箱子里面,就装着他做梦都想找到的东西。
 
    苏锐并没有看见山本恭子的身影,事实上,在鹦鹉螺号一靠岸的时候,这个女人就立刻下船了。
 
    这让他有些怅然若失,不过仔细的想一想,这已经来到了东洋的土地上,山本恭子自然不可能再于自己发生那些故事。
 
    “下次见面,你死我活。”苏锐念叨着这句话:“那就希望我们永远别见面好了。”
 
    他这倒不是爱上了山本恭子,只是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他有些忍不下心来而已。上了船,还要杀人,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从这一点来说,苏锐真的不是个太绝情的人。
 
    茵比就站在苏锐的旁边,左顾右盼的说道:“哎呀呀,和你的小情人吵架了吗?怎么见不到她了呢?”
 
    苏锐摇了摇头,却瞥见了茵比手腕上的那个能够释放超强毒液的手表,不禁下意识的往侧面移开了一步。
 
    看着苏锐的动作,茵比的神情稍稍僵了一下,然后笑道:“这个东西只要我出门,就必须戴在手上,凭我自己是摘不下来的。怎么,你还怕我扎你一针啊?”
 
    “我能不怕吗?说不定就挂了好不好。”苏锐摇了摇头,他是不敢和这个女人斗嘴了,他可是见过这手表的出针速度,一出一收之间,几乎肉眼都看不清,精巧之极,绝对是防不胜防,只要稍微中招,那就是个死字,谁还敢轻易惹她?
 
    “你在东洋要停留几天?”茵比问道。
 
    “明天就回华夏了。”苏锐在说这话的时候,眸光望着远处的港口,显得很是有些深邃和悠远。
 
    “我在东洋还有别的业务,也没法请你吃饭了。”茵比转过脸来,张开双臂:“我们难道不要来一个拥抱吗?”
 
相关阅读